大家都在搜

法律讲堂| 郎俊义:非法集资的犯罪形势和主要特点



  作者简介:郎俊义,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执法监督办公室副主任(正处级),中国法学会会员、中国警察法学研究会理事、中国政法大学金融创新与互联网金融法制研究中心研究员,主要从事刑事法学、警察法学、经济犯罪侦查等研究。

  导 言

  本文节选自郎俊义博士的《非法集资融资法律问题》一文,有删减。

  长期以来,我国金融犯罪案件数量始终处于高位,在经济犯罪各领域中“名列前茅”。一般认为,非法集资融资犯罪,包括刑法规定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该类犯罪的“黑数”大、“隐案”多,尚未暴露的案件数量还有很多。近年来,全国各地因非法集资融资案件诱发的群体性事件高发频发,规模不断扩大,危害日益严重。尤其是2015年夏秋以来,网络贷款、投资担保、第三方理财等领域的各种非法集资融资案件呈爆发式增长,大要案件激增,犯罪花样翻新,形势趋于严峻,已经进入新一轮高发周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一、非法集资融资大要案件频发

  近年来,受美国金融危机和全球经济衰退等系统性因素冲击,我国经济进入增长速度换档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三期叠加”阶段,经济发展呈现出新常态。一般来说,伴随着经济增速降低等新情况,特定领域的经济犯罪活动势必发生变化,有可能影响经济犯罪总量。根据统计,2014年全国公安机关共查处经济犯罪案件19.3万起,为被害人挽回直接经济损失762.7亿元,同比上升54.8%。总体来看,随着国际国内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我国经济发展不确定因素增加,非法集资活动出现抬头之势,大案要案频发,手段不断翻新,呈现出从单一行业、单一领域向多行业、多领域渗透,由部分地区向全国蔓延,由国内向国外发展的趋势,非法集资形势持续复杂和严峻。目前,涉嫌非法集资案件已涉及全国31个省(区、市)87%的市(地、州、盟)和港、澳、台地区,发案区域从东部向中西部扩散。其中,在2015年公开报道的审结案例中,河南最多,达165件,浙江次之,为123件,江苏又次之,为86件,其余分别为山东60件、湖南48件、安徽47件、福建46件、河北39件、四川29件、湖北24件。特别是在经济增长减缓的背景下,随着“影子银行”、房地产、互联网金融等领域经济风险的积累和现象,非法集资融资犯罪案件正在以多种形式爆发,涉及的名目多、领域杂、地域广,社会影响敏感,危害十分严重。其中,在近年来公开报道的审结案例中,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决的一审案件,2012年为1617件,2013年为1662件,2014年为1907件,其中2014年比2013年同比增长14.7%。以北京为例,2014年新发非法集资案件89件,集资人2.1万人,涉案金额172.6亿元,同比增长了2.56倍、5.65倍、56.9倍,在上述案件中,P2P网贷类、投资理财类、私募股权投资类等案件呈爆发态势。值得注意的是,各种非法集资案件不仅遍布全国各地,逐年攀升,而且大案要案集中,案值巨大。据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公布的数据显示,仅2014年,涉嫌非法集资跨省案件、大要案件数据显著增加,参与集资人数逾千人的案件145起,涉案金额超亿元的364起。以上海为例,2014年检察机关共受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56件、集资诈骗案14件,案件数量相较于2013年分别上升195%、75%。其中借理财产品之名实施的案件继2012年首次出现,2013年集中爆发之后持续高发,已多达27件,案值27.1亿余元,与2013年的11件15亿元相比,案件数和案值分别上升145%和80.7%。司法实践充分证明,近年来从大案要案所占比重、案件多发态势、发案区域分布看,非法集资案件相较其他经济犯罪更为集中,已经日益成为当前经济犯罪的高发区,甚至成为打击经济犯罪的主战场。

  以河北黄金佳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为例,2014年9月18日河北省廊坊市公安局刑事立案,2015年1月移送审查起诉。据媒体报道,黄金佳投资集团正式成立于2007年6月,总部位于河北省廊坊市,是河北省首家专业黄金投资机构,以金条销售与回购为主营业务,在大连、深圳、重庆、西安等地开设分公司数十家,宣称全国共有3000多家连锁店。据实际调查,该公司通过虚假宣传、过度包装、大肆造势,疯狂从事非法集资活动。其主要犯罪手法是,以黄金交易为幌子,推出所谓投资产品,给予高额年收益回报率,进行非法集资活动。据初步统计,该公司2013年资金交易流水就近百亿元,2014年更是达到了200多亿元,最终引发了3.6万人投诉报案,报案金额达53.9亿元。综观此案,其充分暴露出一些监管、查处和处置方面存在的不足。例如,从业务角度看,对该公司存在问题的业务未及时甄别、认定性质;从资金角度看,对大量资金从公司账户向个人账户流转等情况缺乏监管和警惕;从纳税角度看,虽然公司资金交易流水一度以百亿计,但近年来的累计纳税额仅几百万元,巨大不对称未能引起重视。

  二、非法集资融资案件名目繁多

  当前各种非法集资案件,不仅在犯罪领域与经济活动领域同步拓展,遍及各个行业领域,可谓无孔不入,而且在手段上与经济管理创新同步变化,资本运作、私募股权、互联网金融等模式被犯罪分子移植到犯罪活动中。据新闻媒体报道,非法集资正不断变换名目繁多的外衣,以项目投资、理财产品、高息分红等形式活跃于线上线下,行骗中国大江南北。近年来,农民专业合作社、投资中介、股权投资、旅游、养老、民办院校、境外上市等诸多领域非法集资案件高发频发,社会危害不断加深加重,金融风险持续积聚累加,尤其是突出表现在网络借贷、投融资中介、农民专业合作社等类型上。尤其是这些非法集资案件不仅数量快速增长,而且个案几乎无一例外地涉及被害人众多,涉案金额巨大,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首先,网络借贷方面。近年来,随着金融改革的深入推进和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我国逐步跨入互联网金融时代。互联网金融不仅兼具互联网和金融的优势,也叠加两者潜在的风险,人们在从事相关活动中既可以利用这些优势,也可以利用这些缺陷。事实上,鉴于行业准入门槛低、监管弱、自律差,大部分互联网金融模式都游走于法律红线的边缘,违法违规情况异常突出。尤其随着互联网金融的迅猛发展、快速增长,从事网络借贷业务的机构野蛮生长、遍地开花。根据“网贷之家”《2014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年报》统计,2014年年底网络借贷运营平台已达1575家,绝对增量超过2013年;历史成交总量超过3829亿元,全年累计成交量是2013年的2.39倍;投资人数和借款人数分别达116万人和63万人,较2013年分别增加364%和320%。根据“网贷之家”《2015年中国网络借贷行业年报》统计,2015年年底网络借贷运营平台已达2595家,相比2014年增长了1020家;历史成交总量超过9823亿元,全年累计成交量是2014年的2.88倍;投资人数和借款人数分别达586万人和285万人,较2014年分别增加405%和352%。此外,还有众多统计之外以及P2P变种的贷款机构,构成了隐藏在水平面下的巨大冰山。根据有关政策,网络借贷平台运行不能触及“资金池”、融资担保、非法集资等“红线”,但在具体监管规则尚未出台的情况下,不少网贷机构难免“泥沙俱下”,将平台演变为“资金池”、自融或集资的工具。根据“网贷之家”统计,2014年问题平台达275年,是2013年的3.6倍;2015年问题平台达896家,是2014年的3.26倍。从已爆发的案件看,许多网贷平台,名义上是网络借贷,实质上是非法集资。据各种媒体宣传报道,截至2015年12月底,P2P网贷平台涉嫌非法集资案件中,先后有广东“东方创投”案、浙江“中宝投资”案、山东“乐网贷”案、安徽“铜都贷”案、江苏“优易网”案、安徽“徽州贷”案、浙江“雨滴财富”案等7起案件公开宣判,从刑事立案到一审判决平均历时18个月,挽回经济损失平均约40%左右。

  一是P2P网贷公司违规设立“资金池”进行非法集资。网贷平台利用对资金有管理权限的便利条件,有的将借款需求设计成理财产品出售给投资者,有的先归集资金再寻找借款对象,有的擅自改变借款的期限和金额以实现资金和项目的“错位”,使得相关资金进入网贷平台或员工账户,形成一定数量的“资金池”,然后用以出借或投资甚至卷款潜逃。此外,虽然名义上多数P2P平台的资金都托管在第三方支付平台的账户上,但实际上托管大多形同虚设,网贷平台可以随意划拨资金。在这种模式下,P2P网贷公司极易从中介方变身为“影子银行”,涉嫌非法集资。例如浙江“雨滴财富”案件中,被告人翁某系以高利贷起家的资金掮客,其以高息为诱饵吸引各地网民参与投资,但是投资资金则被分别转入公司股东等的个人账户中,最终用于购买房产、豪华轿车等挥霍以及偿还个人债务。

  二是P2P网贷公司直接实施“庞氏骗局”进行非法集资。近年来,在P2P网络借贷中借款逾期问题十分普遍,但是网贷平台为营造投资安全的形象,往往隐瞒相关实情,并且通过连续借新还旧来维持运作,最终成为“庞氏骗局”。一些网贷平台甚至成为设立者或运营商变相融资的工具,通过虚构交易规模、增加借款数额等方式发布虚假信息以获取资金,并将资金用于企业经营、高风险投资、偿还债务等,这名义上是P2P网络借贷,实际上就是非法集资。例如广东“东方创投”案件中,被告人以提供资金中介服务为名,在平台上发布虚假融资信息、虚构融资项目进行非法集资,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购买商铺、写字楼,通过持续吸收新资金和抵押商铺贷款来偿还到期本息,最终案发。又如安徽“徽州贷”案件中,被告人刘某虚构借款标的,以20%年利率为诱饵,向10个省份的3700余名投资人非法集资2.5亿元。期间,被告人将已经履行过的借款合同,涂改合同期限、数额后,反复在网站发布,并且还自己冒充投资人虚假投标,以引诱真实投资人跟风抢标。

  三是P2P网贷平台被“虚假借款人”利用进行非法集资。现阶段,各种网贷机构还没有加入和使用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系统,加之部分网贷机构没有尽到审慎核查义务,对借贷双方的线下调查工作不到位,对投资活动的风险控制总体较弱。在此情况下,有的不法分子利用虚假身份、虚假项目在网贷平台发布大量虚假信息,使得网贷平台成为非法集资的工具,甚至有的不法分子利用虚假身份在多个平台同时发布信息,“一人多借”、“一人多贷”,危害性进一步放大。例如,在山东“乐网贷”案件中,被告人 “租用”他人设立的网贷平台,以库存的大蒜、钢材为抵押,以高额回报为诱饵,在网贷平台发布虚假借款信息非法集资,被害人涉及30个省份的1800余人,累计涉案金额就达1亿余元,造成损失约3000万元。

  其次,投融资中介方面。此类案件遍布各地,手法多样,主要以所谓投资、融资、理财为名,以高收益、低风险为诱饵,涉及大量投资咨询、顾问、管理类企业。例如北京华融普银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系2014年6月刑事立案。经查,犯罪嫌疑人魏某等人以所谓“山东高速”等投资项目为名,通过中间人寻找投资人,签订各种合伙协议、股权认购协议,并承诺高息回报。在该案中,许多中间人为银行、信托、券商等金融机构理财经理,并涉及所谓“飞单”业务。据统计,该案共涉及20多个省份和美国、加拿大等地约3000多人,非法集资近40亿元。

  再次,农民专业合作社方面。此类案件主要以河北等地发生的案件为代表,部分不法分子违背举办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宗旨,以所谓“带资入社”等名义,面向农民进行非法集资,许诺给予高息分红,但募集资金根本没有用于农业生产,而是用于放高利贷、投资、挥霍等,严重背离合作社本质属性。如河北丰众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系2014年6月刑事立案。经查,犯罪嫌疑人范某等人在河北省平山县设立丰众农村合作社以及周边十多个县市分社,推行所谓“企业+合作社+社员”的运作模式,曾被确定为河北省其他农村合作社的榜样进行推广,但实际上其是以所谓买断土地、投资入股的形式进行非法集资,涉及1.7万名群众12亿多元,受害人多为普通农民。

  三、非法集资融资犯罪活动升级

  首先,从犯罪主体看,地缘性职业犯罪分子作案情况突出。

  一是犯罪地缘特点鲜明。多年以来,基于一定的经济发展状况和独特的人文地理环境,一些特定类型的经济犯罪活动逐渐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区域格局,如某一地区的不法分子常常以血缘、宗族、籍贯等关系为纽带结成犯罪团伙作案,逐步演变为职业性犯罪团伙,甚至形成一些地区的畸形产业。以银行卡犯罪为例,近年来广东银行卡犯罪呈几何增长态势,银行卡案件约占全国的1/7。其中,以广东某区域籍贯人员为主的地缘性犯罪团伙,以老乡关系为纽带,其主体地缘化、组织家族化、区域格局化,逐渐形成一个银行卡犯罪“产业链”。

  二是发案区域十分集中。基于经济政策的影响和地方政府的扶持,各种P2P网贷公司与第三方支付机构相伴而生,地域更为集中。根据“网贷之家”统计,网贷成交量位居前五位的省市分别是广东、北京、浙江、上海、江苏,累计成交量占据全国的87.17%,相比2014年81.72的占比数值更高,其中广东以3109.63亿元的成交量位居首位,相比2014年增长近3倍。截至目前,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的269家企业中,注册地在北京和上海的各有54家,广东、江苏、浙江分别有23家、16家和15家,其中第三方支付大约60%的业务量以及银联、快钱、汇付天下等主要企业汇集于以长三角为中心的东南沿海。因此,P2P网贷涉嫌非法集资案件不仅从东南沿海最先爆发,而且在东南沿海最为集中。

  三是涉及行业更为广泛。值得注意的是,有关媒体记者从检索出的2015年已公开审结非法集资案928例中,随机选取200例涉及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的案例分析,96例案件的主要被告人是企业负责人,所属行业以投资、担保、理财、咨询公司居多,其次高发行业是房产、建材、矿业类公司;农业合作社、养殖等农业公司;科技公司、电子商务平台等。这些案例还显示,30起案件的被告人是集资代理人,20起案例的被告人信息显示为个体户或农民。

  其次,从犯罪手段看,线上线下相互交织的非法集资突出。事实上,受法律滞后、监管缺位、自律缺乏等多方面因素的影响下,涉及互联网的非法集资、传销、侵犯知识产权、假币等犯罪大幅增加,并呈现犯罪主体低龄化、受害人员涉众化、犯罪空间跨区域化、犯罪领域扩大化、犯罪手段隐蔽化、犯罪危害严重化等趋向。一方面,网上论坛、贴吧内充斥着大量的买卖银行卡磁条信息、高息投资理财、投资基金股票等信息,与非法集资密切相关;另一方面,有的犯罪分子利用网络平台,以P2P网络借贷、贵金属交易、证券投资咨询等为掩护,大肆实施非法集资犯罪,其隐蔽性、欺骗性、诱惑性更强,侵害领域和范围大幅拓展,社会危害呈几何级数放大。当前,网贷行业在准入门槛、行业标准、监管措施上尚未健全,如经营范围、资金托管、风险准备等方面都缺乏有力监管,经营运作随意性较大。从2011年9月“贝尔创投”到2012年6月“淘金贷”,从2013年4月“众贷网”到2014年7月“东方创投”,许多资金实力弱、风控能力差的网贷平台陆续倒闭、跑路,甚至身陷刑事犯罪的深渊。具体而言,P2P网络借贷平台经营已从通过互联网开展业务、收取贷款中介费用的“线上”模式,不断将重心转向发展营销队伍,向出资人提供理财产品的“线上”服务,其中介业务已由原本的资金供需撮合,逐渐演变为吸收公众存款、发放贷款,同时兼有发行单用途预付卡用于企业集资行为。此外,非法集资与传销犯罪线上线下相互交织,假借微信微商、电子商务、虚拟货币等名义实施的犯罪增多,公司注册地、网络服务器、犯罪嫌疑人等“多头在外”的涉外案件突出。

  最后,从犯罪模式看,金融机构内外勾结的非法集资突出。在各类非法集资案件中,金融从业人员销售“飞单”问题亟待关注,大部分案件中的理财产品曾在金融机构的营业场所销售或有金融从业人员向客户推荐与销售。在此期间,有的金融、证券、保险机构从业人员是利用自身的特殊身份,直接或间接参与民间融资,甚至成为非法集资的幕后推手。更有甚者,有的不法分子就是有的金融、证券、保险机构基层营业网点的负责人员,给参与集资的客户开具的收据是其私自购买的,但加盖了营业网点的正规公章,所得资金都用于个人炒股、投资或挥霍,造成了巨大经济损失和金融机构信誉损害。以上海为例,金融从业人员犯罪案件自2009年至2011年保持平稳,而2012年至2014年则逐年上升,2014年已达78件、103人,为历史峰值,比2013年的26件、41人分别上升200%和151%。从机构分布看,保险业38件,银行业23件,证券业17件。案件类型集中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利用未公开信息交易,分别为26件、41人和19件、22人。如在北京华融普银公司涉嫌非法集资案中,最值得关注的部分,就在于参与销售华融普银理财产品的销售人员之多,所涉及的银行、券商、信托等金融机构之广,都达到了一个登峰造极的程度。据新闻媒体报道,除了宜信财富、海银财富两家机构曾以公司名义与华融普银签订代销协议之外,其余多家银行、券商、信托公司的理财经理私下销售了“山东高速”项目,即业内俗称的“飞单”,而让这么多理财经理争相参与推销的原因,就在于其高佣金的巨大诱惑,据称该产品投资收益在10%以上,但佣金就达5%以上。

  四、非法集资融资社会危害严重

  众所周知,金融秩序是市场经济秩序的核心。非法集资融资犯罪直接破坏金融秩序,社会危害特别巨大,而且极易引发经济、社会甚至稳定方面的连锁反应。从某种意义上看,非法集资融资问题不仅是法律问题,还是重大的经济问题、社会问题、民生问题。以涉及网络借贷的非法集资案件为例,此类犯罪实际上是传统非法集资活动在互联网时代利用科技化、信息化、网络化工具和手段实施的新花样,犯罪的实质和内涵虽然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变,但其犯罪的行为和方式却彻底颠覆了传统非法集资的模式,更具迷惑性、隐蔽性、危险性。简言之,就非法集资而言,网络借贷既有和传统类型高度相似的一面,也衍生出了鲜明的自身特点,已经逐步演化为一种新的变体。此类非法集资案件,兼具金融的高度敏感性、网络的无限扩散性、犯罪的严重危害性,在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的背景下,危害巨大,风险极高,其引发系统性、区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性明显加大。其中以北京“E租宝”、上海“大大”、云南“泛亚”为代表的一些网贷平台倒闭、跑路或涉嫌犯罪,已在一些地区、行业产生“蝴蝶效应”,直接破坏金融秩序,严重妨碍金融运行,甚至影响国家“互联网+”等创新战略的推进实施。值得注意的是,作为涉众型经济犯罪案件,非法集资涉及人员数量多、分布广,有的甚至涉及多个省份的逾万人甚至数十万人,案发后极易引发集体信访、阻拦交通、围堵党政机关办公场所等群体性事件,以及扬言“堵铁路”、“扔炸弹”等过激行为,成为当前突出的社会不稳定因素。在一些重大案件中,鉴于案情重大复杂,打击处理周期较长,存在多个涉稳因素叠加升级的可能,这些投资人为减少自身经济损失,网上串联、网下聚集,组织化、规模化等特点日渐凸显,引发了大量社会不稳定因素。此外,各种非法集资案件也是新闻媒体关注的焦点,例如2014年发生的多个P2P网贷平台倒闭、跑路以及非法集资等案件就受到新闻媒体的广泛报道,有的还被反复炒作发酵,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上一篇:新年大动作!中国农科院基因组所、国家基因库战略合作再上新台阶
下一篇:返回列表
在旧金山采用抑郁症治疗的中医
中国的电子商务平台降低iPhone价格
中国定州职业教育中心河北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