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在搜

“富贵鸟”为啥折翅石狮?



  曾畅销并享誉国内外的皮鞋王——香港上市公司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富贵鸟”)一股东被气、吓而死,另一股东被收监,众多股东和家人被限制……曾为国家创收60多亿元,安置就业人员数十万人,今天却奄奄一息,面临破产重组……去年被法院裁定破产重整,目前重整之路已进入关键期。

  昔日鞋王----“富贵鸟”身陷危机

  成立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福建富贵鸟集团,以休闲鞋起家,后发展成为服装鞋帽等领域的知名企业。在林和平、林和狮等林氏家族的带领下,2012年“富贵鸟”达到辉煌鼎盛时期,凭借拥有2000余家品牌专卖店,经营收入达到20余亿元的业绩,跻身国内第三大商务休闲鞋品牌。

  该公司自成立以来,经过30多年的励精图致、拼搏创业,从一个仅有几十名工人,注册资金不足十万元的手工作坊式,发展成为集鞋业、服装、皮件、采矿等行业为一体的产业配套集团,股份公司于2013年在香港上市。企业形成了“富贵鸟男女鞋”、“富贵鸟皮具”、“富贵鸟男装”、“FGN“及“AnyWalk”五大品牌,先后荣获“中国驰名商标”、“中国名牌产品”、“首批国家技术监督局质量免检产品”、“外经贸部重点支持和发展的名牌出口商品”、“国家级技术研发中心”、“中国鞋业质量龙头”、“全国明星企业”、“中国最具竞争力品牌”、“中国真皮领先鞋王”等多项荣誉称号。

  公司创始人林和平是石狮市香港同乡会永远名誉会长、福建省政协委员,2018年10月荣列“石狮建市30周年人杰地灵十大企业家”光荣榜,还曾被评为2002年、2003年福建省年度经济人物,中国乡镇企业新闻人物等。2006年泉州市慈善家、“福建省优秀乡镇企业家”、2007年荣获“全国轻工行业劳动模范”。

  公司成立三十多年来,为地方贡献税收二十多亿元,仅2013年股份公司上市以来就纳税近十九亿元,即使在经营非常困难的2017年也纳税六千多万元,2018年上半年纳税三千多万元。公司创建以来解决数十万人的就业(高峰期年员工数近万人),带动石狮当地鞋服产业的蓬勃发展,是石狮市乃至福建省的鞋服生产标杆企业。

  然而,“富贵鸟”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仅两年后,在国内宏观经济下滑的大背景下,“富贵鸟”的业绩也开始下滑。公开财务信息显示,“富贵鸟”2015年净利润3.92亿元,同比减少13.09%;2016年净利润1.63亿元,同比减少约59.16%。

  在此期间,“富贵鸟”曾尝试快速多元化经营以求转型升级,但介入不熟悉的金融、房地产、矿业等业务板块,为此后的债务危机埋下隐患。多元化投资失败后,“富贵鸟”财务链条持续恶化,甚至2016年中期财报、全年财报及2017年财报均未能按期披露。

  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富贵鸟”及其子公司存在大额违规对外担保事项及资金拆借事项,至少49亿元资产金额很可能无法收回。

  直到同年7月,由国泰君安证券承销的公司债“14富贵鸟”8亿元本金及利息面临兑付风险,“富贵鸟”被提请福建省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破产重整。

  据了解,“富贵鸟”债务总额约30亿元;而“富贵鸟”破产管理人共受理了342家主体申报的债权,总额达46.68亿元。目前,公司初步估值仅为3至4亿元,而股东坚持认为公司的实物资产价值和无形资产价值达60亿元。

  据了解,截至2018年12月底,石狮市有关部门派出工作组,采取保护性措施——以六胜公司出资收购“富贵鸟”旗下土地资产,让“富贵鸟”正常生产。相关财务资料显示,2018年该公司销售额约7亿元,纳税5000余万元。直至记者采访时,“富贵鸟”的鞋服生产和销售板块依然如常。

  副董事长涉罪被质疑

  值得关注的是,“富贵鸟”债务危机爆发后的2017年8月16日,该企业副董事长林和狮因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被石狮市公安局立案侦查,2018年3月26日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8日被逮捕。

  林和狮的辩护律师介绍,2018年6月26日、7月26日泉州市人民检察院、福建省人民检察院先后批准延长侦查羁押期限;9月28日发现林和狮另涉嫌职务侵占罪,重新计算了侦查羁押期限,林和狮被羁押在石狮市看守所。

  “富贵鸟”高层人士透露,林和狮被抓缘于其与公司间的800万元借款。案发前,林和狮因自身财务问题向“富贵鸟”借款800万元,并出具借据。“目前从财务账目看,公司还欠林和狮1000余万元。”而在发生上述借款期间,公司基于体现业绩的需要,虚开了增值税专用发票。

  林和狮的辩护律师称:“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目的并非偷逃税款或骗取税款。最高人民法院曾有司法文件认为不应该以虚开增值税发票入罪。另外关于职务侵占罪,家族企业管理层、股东与企业间常常有资金往来,有借款事实,也有还款事实,属于普遍情况。”

  记者针对林和狮案情况向石狮市公安局政工室核实,该局工作人员称:“该案已经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石狮市人民检察院政治科工作人员则表示:“不方便接受采访。”

  去年中央召开的民营经济座谈会明确“对民营企业历史上曾经有过的一些不规范行为,要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按照刑法法定、疑罪从无的原则处理”。

  “富贵鸟”财产是否被掠夺?

  尽管曾有北京中商投公司等多家机构洽谈过重组“富贵鸟”事宜,但由于福建省石狮市政府的国投集团子公司六胜资产管理公司(下称“六胜公司”)接手“整合”,甚至低价处置公司资产,让“富贵鸟”重生之路仍存变数。

  有知情人士称,2019年3月26日,石狮市政府方面突然宣布六胜公司退出;“富贵鸟”二十天后转入破产清算程序。

  “富贵鸟”知情人士指出,“富贵鸟”是民族品牌、龙头企业,曾纳税贡献几十亿元,目前无形资产价值约30亿人民币,上市公司市值50亿港币,其产业链创造数万名职工就业,涉及几万人口家庭生活来源和社会稳定。

  在应对“富贵鸟”资金危机时,“富贵鸟”方面说:石狮市政府公然掠夺企业财产,将企业价值数十亿元的资产以三亿多的价值进行低价收储,严重损害富贵鸟公司及债权人的合法权益,政府的所作所为,明显违反有关法律和党中央保护民营经济发展的相关规定。

  “富贵鸟”知情人士反映:2016年底,富贵鸟公司经营陷入困难,不能按期偿还泉州银行到期贷款。当地政府为消除地方银行贷款不良率,没有考虑如何出台政策融资用于扶持企业,而是以低价收储企业资产的形式掠夺、盘剥企业的资产。2016年11月16日,石狮市政府威逼、利诱富贵鸟公司签订《石狮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回合同》(合同编号为狮土储收购【2016】合04号),将富贵鸟集团公司址在宝盖镇前园村99.84亩的土地以地上13幢的建筑物(建筑面积为62078.87平方米)、址在八七路东段北侧157.42亩土地及地上10幢建筑物(建筑面积合计95579.46平方米)的资产以38344.639万元的超低价格进行收储。按照2016年合同签订时的市场价值,富贵鸟集团公司的上述土地每亩达400万元,仅土地价值就达10多亿,15万多平方米的建筑,价值达几个亿,两项价值合计数十亿元,石狮市政府却以区区3.7亿对资产进行收储。

  2019年4月1日,有关部门将本来市场行情每平方价格5000元人民币、含土地使用权和建筑的办公楼、作贱不到20%价格每平方米900-1000元,围标由国投公司自己5.3亿购买、导致我们公司连同342家供应商银行几十亿债权人和香港富贵鸟股民50亿股票直接损失惨重。股东林和平与林荣河在20年前购买的香港九龙土瓜湾一套房产、农圃道帝庭豪园二座商品房,在上海板桥西路2套房产、上海蒙山路6套房产等,以及林和狮与林国强址在石狮市的房产及老厂房等,都尽数直接被强制性用于清偿银行贷款。甚至股东其它家人和子女的唯一居住房产,目前仍被冻结。并且,没收公司创始人护照,其他股东和家人都还存在人身被限制自由状态。面对滥用职权如此不公与压力、创始人之一的林国强于2017年6月心脏猝死,含恨离世。另一创始人林和狮副董事长于2018年3月被关押至今。

  石狮市委宣传部一负责人告诉记者,市政府方面为“富贵鸟”重组提供了一定的保护性措施,六胜公司的介入完全是按照市场化手段参与的。法院方面的破产重整,是按照法律程序在推进。

  专家法律意见:涉案建设用地使用权收回合同涉嫌效力瑕疵

  2019年,某机构委托方就富贵鸟重整案及相关系列法律问题,邀请在京民商法学专家与中国人民大学民商事法律科学研究中心组织了法律论证研讨会。

  出席本次法律论证研讨会的法律专家是: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杨立新;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清华大学民法研究中心主任、清华大学法学院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崔建远;中国商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刘凯湘;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政法大学民法研究所所长、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永军;中国民法学研究会副会长、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钱明星。

  与会专家听取了该公司介绍的案件事实,审阅了其提供的石狮市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回合同狮土储收购【2016】合04号及其补充协议等相关材料和诉讼文书。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和相关证据材料,与会专家对以下案件事实形成共识:认为本案的核心问题是:涉案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回合同是否存在效力瑕疵?

  2016年11月14日石狮市土地收购储备发展中心与富贵鸟集团签订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回合同,同年12月28日双方签订补充协议,石狮市土地收购储备发展中心将富贵鸟集团名下《国有土地使用证》号为狮地宝国用(2012)第00919号、00920号出让土地收回,并约定一次性回收补偿款38344.639万元人民币。其中00919号宗地土地面积为66558.19平方米,土地性质为出让,用途为工业用地,出让终止日期为2052年12月16日;00920号宗地土地面积104947.80平方米,性质用途同上,出让终止日期为2055年9月16日。

  对于上述问题,与会专家提出以下法律论证意见:国家对土地使用者依法取得的土地使用权不提前收回。在特殊情况下,根据社会公共利益的需要,国家可以依照法律程序提前收回,并根据土地使用者已使用的年限和开发、利用土地的实际情况给予相应的补偿。

  本案中富贵鸟集团取得依法取得的两宗地的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终止日期分别为出让终止日期为2052年12月16日和2055年9月16日,政府于2016年回收土地的行为属于提前收回国有土地建设用地使用权的行为。根据目前的案件材料,无法确认石狮市政府实施收回出让地的行为是出于公共利益或出于其他法定事由,亦无法判断其已经履行了上述系列征收程序。

  若事实如此,则政府收回出让地的行为无法律依据 。根据《民法总则》与我国土地管理相关法律法规,【2016】合04号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收回合同涉嫌存在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显失公平、胁迫等多种瑕疵情形,若当事人所述情况属实,富贵鸟集团作为当事人有权申请确认该合同无效。

  富贵鸟的呼唤:渴望重组 愈合创伤 振翅高翔

  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作为石狮市制鞋行业的标杆企业,企业的兴衰成败对石狮市制鞋行为的发展将产生重大的影响。政府在企业债务危机中的作为也将为其它企业提供范式和社会后果。一旦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的债务危机全面爆发,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三十多来的积淀将付之东流,“富贵鸟”这榜样,一旦处置不当,将造成极为不良的社会影响,并将产生严重的一民族品牌就将倒下,债权人的利益必将受损,企业员工面临失业,地方经济将严重倒退。

  为了保护“富贵鸟”这一民族品牌、为了保护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为了保护富贵鸟几千员工及其家属的正常生活,富贵鸟公司的股东已经变卖所有能变卖的资产 ,用于清偿债务。现期望政府对富贵鸟股份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提供政策支持和协调工作,希望石狮市政府将低价收储的土地及建筑返还企业作为重整资产;解除对富贵鸟公司股东的人身限制;将低价处理的富贵鸟公司资产及股东个人资产返还富贵鸟公司,作为企业重整资产,维护广大债权人的合法权益。

  相关专家也表示:富贵鸟集团是我国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民营企业,建议本案的处理应充分考虑保护民族品牌、促进民营企业的利益导向与价值偏好,考虑案件处理的社会影响,切实维护民营企业合法利益,助力我国经济社会的发展。

  我们期待“富贵鸟”早日愈合创伤,重新振翅高翔!

  

 

  免责声明:文章来源互联网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上一篇: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现场,ImageDT以数字化驱动引领技术价值
下一篇:返回列表
在旧金山采用抑郁症治疗的中医
中国的电子商务平台降低iPhone价格
中国定州职业教育中心河北
工匠在越南的Yen Son制作瓷鼓